提供新闻资讯_享受汽车生活_娱乐性于一体
当前位置:主页 > G生活画 >2018财经最大条/真开心 基本工资双涨 22K成绝响

2018财经最大条/真开心 基本工资双涨 22K成绝响

2018财经最大条/真开心 基本工资双涨 22K成绝响▲攸关劳工权益的基本工资经2018年8月劳资协商定案,自2019年元旦起月薪从2万2000元调涨至2万3100元,时薪从140元调涨到150元,预估有超过225万名劳工受惠。进入2019年,攸关劳工权益的基本工资经2018年8月16日劳资双方协商后拍板,自2019年元旦起月薪从2万2000元调涨至2万3100元,时薪从140元调涨到150元,预计超过225万名劳工受惠。此外,劳动部研拟多时的「最低工资法」草案也在11月30日预告了,明定最低工资审议应参採消费者物价指数(CPI)年增率,拟定调整幅度,草案预计最快2019年2月送行政院审议。

回顾我国基本工资的制定,要从1968年行政院发布《基本工资暂行办法》说起,当时基本工资定为每月600元;1984年实施的《劳动基準法》第21条也规定「工资由劳雇双方议定之,但不得低于基本工资。」

而1980年代,台湾经济起飞,与南韩,香港及新加坡合称亚洲4小龙,台湾解严后,基本工资又从每月3300元一路升到5700元。1988年《基本工资审议办法》实行,政府制定基本工资政策,1991年突破万元,来到每月11040元。

不过,1997年调整至每月15840元过后,就因为爆发亚洲金融风暴,至2007年止的10年期间,都没有涨基本工资。2007年,政府一口气让基本工资涨9%冲上17280元,还将时薪纳入假日工时制,从66元大幅上升至95元。但2008年爆发全球金融危机,企业祭出无薪假,基本工资也再跟着冻涨。

直到2010年时任劳动部部长王如玄认为每年基本工资审议都造成劳资对立,把审议委员会的审议成员由原本官方占多数,改由劳、资、政三方各7位代表,后来由行政院核定公告后实施。而回顾2011年之后,基本工资月薪一共调涨6次,涨幅28.6%,时薪则调涨过7次,涨幅近43%。

由于解决低薪是总统蔡英文上任重大政见之一,因此在2018年景气比往年好,邻近国家日本、南韩也调涨工资,加上行政院在召开基本工资审议委员会前即表态调涨,市场甚至预期时薪、月薪将「双涨」,时薪可能涨到150元(涨幅7%),月薪调升4%到5%,也让资方在开会前就对外喊话,应让市场决定薪资,政府就算真的要调涨,资方能接受与承担的涨幅只有2%,而且时薪、月薪应「脱钩」,时薪调高幅度不要高于月薪。

不过,劳工团体则主张调涨一次到位,也反对月薪与时薪脱钩,并建议依据每人每月最低生活标準(目前13362元)乘以就业扶养比(2.16)的公式,希望月薪应由2万2000元调整为2万8862元,换算时薪由140元调涨为164元。

最后,在8月16日基本工资审议委员会上,历经劳资政学四方协商、长达9小时的马拉松会议,最后敲定基本工资月薪从2万2000元调为2万3100元,时薪从140元调高至150元,行政院也在9月5日正式对外公告,自2019年元旦起实施。

2018财经最大条/真开心 基本工资双涨 22K成绝响 ▲劳动部2018年8月16日召开基本工资审议委员会,劳动部长许铭春会说明会议结果,每月基本工资由22000元调整至23100元,时薪从140元调涨到150元。

只是对于这样的结果,劳资双方还是不满意,资方认为政策决定一切,企业只能含泪接受,也提醒有些后果政府与全民必须承担,包括大部分本国劳工没有受惠,却得接受物价上涨,企业对本国劳工势必无调薪动能了,再来是中小企业可能因为成本不断垫高,而面临经营困难甚至倒闭,最终受害的还是劳工。

劳工团体也觉得这与他们主张月薪2万8862元、时薪164元差距太远,更直言雇主团体真的没有诚意,亦认为政府还是向资方倾斜,没正视劳方所谈的问题,雇主仍未善尽企业社会责任。

不过,劳资双方还是得接受这样的结果,自2019年元旦起基本工资22K正式走入历史,而根据劳动部统计,月薪调升后,136万3千名本国劳工、43万8千名移工受惠,而时薪调升后,则有45万6千名本国劳工受惠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除了起基本工资双涨之外,劳动部研拟多时的「最低工资法」草案也已在2018年11月30日预告了,明定最低工资审议应参採消费者物价指数(CPI)年增率,做为拟定调整幅度,其他如劳动生产力指数年增率、劳工平均薪资年增率等则列为得参考指标,同一审议案行政院也只能退回一次,重审结果行政院将无否决权,草案预计最快2019年2月送行政院审议。

只是劳资双方对此草案也有不同意见。劳工团体认为应採指标只有CPI太少,应将就业扶养比等纳入,主张要订最低工资起始工资,先将过去未涨足的最低工资涨足。而工商团体则决定提出自己版本,建议删除「得参採指标」中的家庭收支状况及最低生活费2项,应这属社会福利,不应将责任强加在雇主身上,预料最低工资法草案在2019年又将引发劳资大战。

新闻授权来源 NOWnews<\/p>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